前两天有朋友在转发我的公众号文章时问:

为什么不开赞赏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因为我这微信公共号久没打理,根本没几个关注,前些日子连续更新了几次字动化,忽然开了原创声明功能,我也没在意,更没想到有了原创声明就可以申请赞赏功能.

我对这事这么淡漠,究其原因,除了我本人高风亮节不沾俗尘从来就没想过要运营个人公共号赚钱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最近我在整理个人博客.

用GOOGLE 的免费 VPS 搭建的  WordPress, 一种传统而古老的网络内容发布方式.

尽管已经用过 WordPress 很多年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高声赞美一句,相比微信公众平台 ___

WordPress实在太他妈好用了.

自由的感觉,就像用了护舒宝卫生巾一样 Free , 如羽毛一般轻盈, 清泉一样流畅,爱加啥加啥,爱咋写咋写,实在太爽了~

这种自由,并非是说可以为所欲为,像古时侠客仗剑而行,心中自有律法,但剑一出鞘,便剑人…哦不,人剑合一, 剑随人动,这是何等快意与洒脱.

所以当微信公共平台出现这个什么原创功能时,我的潜意识反应就是:

哦,这有什么可以奇怪的,我的东西本来就是原创的哎.

我很高兴自己一直没有习惯微信公众平台,或者说,没有与微信公众达至共融.

一想到这里,不觉后背一寒…

 

APPLE 的后半身

APPLE 字动化

 

我是苹果用户,用过的设备包括 MAC,iPhone ,iPad , ATV 等,但我因为个人体质问题肯定不会成为某个公司或产品的“粉”。

在我心目中,苹果产品是属于“ 是好东西哎,没啥特别需求情况就选吧 “ 这种级别。

所以请果粉们别骂我,果黑们也不要太高兴。

我没有敌人,在科技界。

对于日前 APPLE 将中国用户的 iCloud 拱手交给云上贵州运营一事,我是这样看的:

在我还没厉害到完全抛弃国产网络服务产品之前,为了让自己维持一定的敏感度,还是应该有所为。

比如稍稍移一移。

我的方案是先注册一个英文版的 Paypal ,绑定国内双币信用卡,然后转区。

不放心再测试一下。

如果你的Apple ID已经不是中国区,判断你的 icloud 是否会迁入云上贵州的简单方法:

1) 进入 https://www.icloud.com/optout/ 

2) 点击 “於 2018 年 2 月 28 日起停用 iCloud ”

如果出现下面的提示,就表示可以安心了。

尽管实际效果不大,哪怕你仅仅觉得这事很讨厌也不妨移一移,莫以善小而不为。

APPLE 字动化

 

【延伸阅读】

iCloud(由云上贵州运营)条款与条件

 

 

 

盈科女律师

_ 不好意思我又蹭来热点了…

_ 妖,你画时事漫画的呀?

_ 你不追热点你食屎呀?

_ 卖萌也要看看自己身份呀!

好吧,言行跟身份要对应的确很重要。

言归正传。

这次要字动化的是个盈字。

盈,是盈科的盈,充满,多余之意。

古语云:精满自溢。不管什么东西,财富,学识,自信心,优越感,满了自然会溢出来,当然也不排除容器实在太小的原因,但这都是自然规律科学现象,所以我向来并不反感别人炫耀。

那出什么事了呢?

缘起日前某微博大V 曝出盈科律师事务所张晴律师的朋友圈截图, 指其炫富,装逼,引发网民热烈讨论, 张晴律师惨遭人肉,然后删除了全部微博。

微信公众号网友请点 【延伸阅读】了解详情。

由于我知道消息赶到微博时已经太晚了,吃屎… 哦不,蹭热点也没赶上新鲜的。仅从微博热传的几张截图和网民评论来看,我并不觉得这位律师在”炫富”,其行为反而更像一种个人风格略明显的职业包装行为,就是不然怎么对得起高额咨询费的意思,本质上跟微商在朋友圈拿下玛莎拉蒂没区别。

在戏精横行的今天,张晴律师在朋友圈的表现甚至还带着一点原始质朴的可爱。

对,我就是在装。

在微商面前,围观群众还是有优越感的,而律师目前还是一种遥远且冰冷的职业,很难跟一个鲜活的人对接上。

而这次围观群众终于逮着只活的了。

大家有没看到一些反贪下马的官员,被捕时在家里搜出巨额现金以致清点烧坏几台点钞机的报导?

有没觉得那些官员咋这么蠢呢,连洗钱转移财产都不会,你当什么贪官,而且还贪那么多?

你不会我教你呀!

在装点朋友圈已是基本生存技能的当下,还有人装得如郭敬明的小说一样低幼,简直侮辱我的智商。

你会不会装逼?

你不会我教你呀!

围观群众也不想想,装得好的,轮得到你围观吗?

你看看,被严打了吧?


简装版

盈科女律师 简装版

【延伸阅读】

http://www.sohu.com/a/215654362_691987

 

 

挖~

 

有關區塊鏈的一點理解與暢想

在過去和現在,數碼繪畫作品一直無法出售原件,因為你很難向所有人證明其文件的唯一性。且因為數碼作品的零成本複製性,也導致原作文件並沒有實際價值。

因此數碼作品只能在傳統中心化的版權系統下出售版權,對侵權行為也很難控制。

在區塊鏈應用普及後,我完成一副作品就可以馬上放到區塊鏈版權應用上,所有人都知道和相信這是唯一的原件。當有人以售價等值的代幣(比如比特幣)交換後,即取得作品原件的所有權。如加上智能合約,還可以對作品的原件以及副本進行使用行為約束,比如限定使用場景,限制修改等等。這在行為在現今的中心化版權管理系統下要實現非常困難和低效。

你當然可以私自複製一份作品文件,但這個副本是沒有價值的,相當於你偷偷複製了一座米開朗基羅的雕像作品放在家裡,沒人會相信那是原作,除非米先生復活親自確認。這個就是巨大的信任成本,區塊鏈解決了這個問題。最後, 既然複製的副本沒有價值,也就不會保值,有一天我一不小心紅了,放在區塊鏈應用上的作品,包括原件和副本的價值都會隨市場行情浮動,而複製品的價值依然只有物理成本。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要買原件和副本,而不是複製一份,因為那就是代幣,就像現在的實體藝術作品就是實體貨幣一樣。

而我,就可以每天開開心心的挖礦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