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

 

有關區塊鏈的一點理解與暢想

在過去和現在,數碼繪畫作品一直無法出售原件,因為你很難向所有人證明其文件的唯一性。且因為數碼作品的零成本複製性,也導致原作文件並沒有實際價值。

因此數碼作品只能在傳統中心化的版權系統下出售版權,對侵權行為也很難控制。

在區塊鏈應用普及後,我完成一副作品就可以馬上放到區塊鏈版權應用上,所有人都知道和相信這是唯一的原件。當有人以售價等值的代幣(比如比特幣)交換後,即取得作品原件的所有權。如加上智能合約,還可以對作品的原件以及副本進行使用行為約束,比如限定使用場景,限制修改等等。這在行為在現今的中心化版權管理系統下要實現非常困難和低效。

你當然可以私自複製一份作品文件,但這個副本是沒有價值的,相當於你偷偷複製了一座米開朗基羅的雕像作品放在家裡,沒人會相信那是原作,除非米先生復活親自確認。這個就是巨大的信任成本,區塊鏈解決了這個問題。最後, 既然複製的副本沒有價值,也就不會保值,有一天我一不小心紅了,放在區塊鏈應用上的作品,包括原件和副本的價值都會隨市場行情浮動,而複製品的價值依然只有物理成本。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要買原件和副本,而不是複製一份,因為那就是代幣,就像現在的實體藝術作品就是實體貨幣一樣。

而我,就可以每天開開心心的挖礦啦 >+<

我有心脏病

 

在2146年举办的首届特奥会上,来自中国的选手高羊一举夺得了JJ举重比赛冠军,但在药检中被验出尿液含有西地那非,大会宣布剥夺其冠军资格并禁赛三个月,李羊则表示纯属误服,他只是为了治疗心脏病而曾经服用过一种名叫万艾可的古老药物。

螺丝钉你好,我是锤子

我是一颗螺丝钉@2016.7.1_17.19.09

我是真的心痛那位靠全村人一起卖羊读出来的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

本来死心塌地要当一颗螺丝钉,但没想到,党是一个锤子。

锤子哎!

 

一枚上过央视的螺丝钉可以被逮捕,媒体上警察队伍抱团维权,从种种迹像猜测,人民警察已经开始螺丝钉化,也就是说,以后再有这样的“警民冲突“,不管最后谁赢了,都只会是螺丝钉与螺丝钉之间的矛盾,就如同那年广场上发生的,也只是一场”军民冲突“而已。

唉,都是螺丝钉,打个锤子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