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blogtd

格物安

 

经常见到人讨论中国是否安全,以及中国和美国哪一个更安全,不论正方反方都能找到论据。

我看这问题很简单,中国社会的安全,是一种被狠狠管起来的安全。

为方便大家理解,造了个新字,请大家跟我一起念:

 

 

格~物~安~官~

 

机器正在起变化

 

5 月15 日晚,锤子科技在鸟巢举行2018新品发布会,我的社交圈完全没有动静,于是我就沒有看到發佈會.

事后簡單瀏覽了一下网上的意見,對锤子发布的27吋TNT工作站的看法主要分為兩種:

27吋的安卓手機。
將安卓手機增強為27吋的生產力工具。

我的意見是:這並非創新,這是在賭。
當然我也希望他賭對。

我一直想做個系統U盤,隨時換個主機顯示器即插即用,在PC上技術不是問題,就是還沒有成熟的軟硬件配套產品。如果再加上觸控螢幕,更便捷的人機交流,能極大提升效率和體驗。錘子工作站就是這種產品。再往前想,手機可以插入屏幕,也可以插入汽車,房子… 雖然有些科幻,但我喜歡這樣的未來。

事情實上微PC已經做到比手機大不了多少,功能與普通PC無异,可运行Ubunto,但它只是硬件,而非成熟的產品,僅僅將硬件做小是沒有意义的,再小的PC也是累赘,未來生活辦公需要的是忘掉硬件的存在,因為人才是最重要的硬件。

插一句嘴,微软几乎在同时发布了Surface Hub 2, 这让人很兴奋,觉得罗永浩被辗压,但Surface Hub 2 跟TNT工作站不是同類產品,微軟重新定義的是电子白板,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不過在同一時間发布,也是颇具戲劇性。

我可能是简中推特圈以及社交圈内唯一公开表示会买TNT工作站的人。 自打我学会用鼠标键盘以来,这种笨拙的人机交互方式十年来几无变化和改进,烦死了,TNT工作站给我一种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与机器彼此交融的感觉,相比之下,键鼠的确像是用电话跟英文客服电话交流,接收的只有语音信息,沟通效率大打折扣。

我英语近乎零基础,但当一个美国服务生站在我面前表情丰富用手比划着画画动作问我 Are you an artist 时 ,我立即就明白她的意思,很流利的回答 yes。虽然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 I do not know English。我完全不担心准确率问题, 想想你和一个人熟悉之后,对方咕囔一句你都能听懂。

有趣的是,大部分中国电脑用户都在干着用Word 打请假条,用Photoshop裁剪照片的事,然后看到罗永浩用语音输入数字再吩咐Excel 求和时就不乐意了。

我算专业用户吧,但我的工作用笔记本,用了8年,中间就升级了一次SSD硬盘,不换并非完全因为穷,是真没换的必要,更快更强那是玩家的需求,而手持设备又做不到完全取代PC,我需要的是一种人与机器沟通方式革新,罗永浩能否成功我也不肯定,所以我说他在赌,但至少我明白他在赌什么。

最后,最近不知道什么回事,从笔记本到绘画屏,赖以生存的工具接连出问题,似乎在暗示我,除老婆以外,好多东西都要换。

这是用新买的压感屏画的。

 

甲乙丙丁

 

岳昕同学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一事的最新进展是上链了

https://etherscan.io/tx/0x93c0894a4f9d82f5426323e8e44f567653411824a5e9615b6ba3b6bfe70d63df?from=timeliney

就是说以下内容他们封得了,但删不掉。

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
你们好!
我是2014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我拖着极疲惫的身躯写下这段文字,说明近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4月9日之后,我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在谈话中,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做这个你母亲和姥姥怎么看”、“学工老师有权不经过你直接联系你的家长”。而我近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频繁的打扰和后续的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我的论文写作。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复。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学工老师、班主任在场,党委书记向我宣读了学校对于本次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1、讨论沈阳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
2、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里
3、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误也没有找到
这样的回复结果令我失望。但毕业论文提交即将截止,我只能先将心思放在论文写作上。

4月22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辅导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但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接到。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宿舍,强行将我叫醒,要求我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作出书面保证不再介入此事。有同楼层的同学可以作证。随后,我被家长带回家中,目前无法返校。
我和母亲都彻夜未眠。学校在联系母亲时歪曲事实,导致母亲受到过度惊吓、情绪崩溃。因为学校强行无理的介入,我和母亲关系几乎破裂。学院目前的行动已突破底线,我感到恐惧而震怒。
申请信息公开何罪之有?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也不会后悔曾经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表》,行使我作为北大学生的光荣权利。
二十年孺慕情深,我爱我的母亲。面对她的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请求、以自杀相胁,我的内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暂时回到家中,但原则面前退无可退,妥协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别无他法,只有写下这篇声明,陈述原委。
情绪激动,请大家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在此,我正式向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提出以下诉求:
1、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应公开书面说明越过我向家长施压、凌晨到宿舍强行约谈我、要求我删除申请信息公开一事的相关资料所依据的规章制度,对此过程中违法违规操作予以明确,并采取措施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2、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应立即停止一切对我家人的施压行为,向我已经遭受惊吓的母亲正式道歉并澄清事实,帮助修复因此事导致的家庭紧张关系。
3、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必须公开书面保证此事不会对本人毕业一事产生影响,并不会再就此事继续干扰我的论文写作进程。
4、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负责消除此事对本人学业、未来就业和家人的其他一切不良影响。
5、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应明确就以上诉求进行公开书面回复,给关注此事的大家一个交代。
我将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进一步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责任的一切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向北京大学和上级主管部门举报外国语学院严重违反校纪的行为。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岳昕
2018年4月23日

李超人 之 走得快好世界

顺便教大家一句正宗粵語——“走得快,好世界”。

粵語用“世界”搭配的俗語有好多,”嘆世界”指悠閒享受生活,”撈世界”就系指“混社會”,“做佢世界”,哼哼,通常指要對目標動手,幹一票大的。

呢个時候,你仲唔走得快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