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blog圖黨

机器正在起变化

 

5 月15 日晚,锤子科技在鸟巢举行2018新品发布会,我的社交圈完全没有动静,于是我就沒有看到發佈會.

事后簡單瀏覽了一下网上的意見,對锤子发布的27吋TNT工作站的看法主要分為兩種:

27吋的安卓手機。
將安卓手機增強為27吋的生產力工具。

我的意見是:這並非創新,這是在賭。
當然我也希望他賭對。

我一直想做個系統U盤,隨時換個主機顯示器即插即用,在PC上技術不是問題,就是還沒有成熟的軟硬件配套產品。如果再加上觸控螢幕,更便捷的人機交流,能極大提升效率和體驗。錘子工作站就是這種產品。再往前想,手機可以插入屏幕,也可以插入汽車,房子… 雖然有些科幻,但我喜歡這樣的未來。

事情實上微PC已經做到比手機大不了多少,功能與普通PC無异,可运行Ubunto,但它只是硬件,而非成熟的產品,僅僅將硬件做小是沒有意义的,再小的PC也是累赘,未來生活辦公需要的是忘掉硬件的存在,因為人才是最重要的硬件。

插一句嘴,微软几乎在同时发布了Surface Hub 2, 这让人很兴奋,觉得罗永浩被辗压,但Surface Hub 2 跟TNT工作站不是同類產品,微軟重新定義的是电子白板,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不過在同一時間发布,也是颇具戲劇性。

我可能是简中推特圈以及社交圈内唯一公开表示会买TNT工作站的人。 自打我学会用鼠标键盘以来,这种笨拙的人机交互方式十年来几无变化和改进,烦死了,TNT工作站给我一种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与机器彼此交融的感觉,相比之下,键鼠的确像是用电话跟英文客服电话交流,接收的只有语音信息,沟通效率大打折扣。

我英语近乎零基础,但当一个美国服务生站在我面前表情丰富用手比划着画画动作问我 Are you an artist 时 ,我立即就明白她的意思,很流利的回答 yes。虽然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 I do not know English。我完全不担心准确率问题, 想想你和一个人熟悉之后,对方咕囔一句你都能听懂。

有趣的是,大部分中国电脑用户都在干着用Word 打请假条,用Photoshop裁剪照片的事,然后看到罗永浩用语音输入数字再吩咐Excel 求和时就不乐意了。

我算专业用户吧,但我的工作用笔记本,用了8年,中间就升级了一次SSD硬盘,不换并非完全因为穷,是真没换的必要,更快更强那是玩家的需求,而手持设备又做不到完全取代PC,我需要的是一种人与机器沟通方式革新,罗永浩能否成功我也不肯定,所以我说他在赌,但至少我明白他在赌什么。

最后,最近不知道什么回事,从笔记本到绘画屏,赖以生存的工具接连出问题,似乎在暗示我,除老婆以外,好多东西都要换。

这是用新买的压感屏画的。

 

挖~

 

有關區塊鏈的一點理解與暢想

在過去和現在,數碼繪畫作品一直無法出售原件,因為你很難向所有人證明其文件的唯一性。且因為數碼作品的零成本複製性,也導致原作文件並沒有實際價值。

因此數碼作品只能在傳統中心化的版權系統下出售版權,對侵權行為也很難控制。

在區塊鏈應用普及後,我完成一副作品就可以馬上放到區塊鏈版權應用上,所有人都知道和相信這是唯一的原件。當有人以售價等值的代幣(比如比特幣)交換後,即取得作品原件的所有權。如加上智能合約,還可以對作品的原件以及副本進行使用行為約束,比如限定使用場景,限制修改等等。這在行為在現今的中心化版權管理系統下要實現非常困難和低效。

你當然可以私自複製一份作品文件,但這個副本是沒有價值的,相當於你偷偷複製了一座米開朗基羅的雕像作品放在家裡,沒人會相信那是原作,除非米先生復活親自確認。這個就是巨大的信任成本,區塊鏈解決了這個問題。最後, 既然複製的副本沒有價值,也就不會保值,有一天我一不小心紅了,放在區塊鏈應用上的作品,包括原件和副本的價值都會隨市場行情浮動,而複製品的價值依然只有物理成本。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要買原件和副本,而不是複製一份,因為那就是代幣,就像現在的實體藝術作品就是實體貨幣一樣。

而我,就可以每天開開心心的挖礦啦 >+<

我有心脏病

 

在2146年举办的首届特奥会上,来自中国的选手高羊一举夺得了JJ举重比赛冠军,但在药检中被验出尿液含有西地那非,大会宣布剥夺其冠军资格并禁赛三个月,李羊则表示纯属误服,他只是为了治疗心脏病而曾经服用过一种名叫万艾可的古老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