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的钉子户

qiaiqian.jpg 

 

 马上就要被拆了!!!
马上就要被拆了!!!
马上就要被拆了!!!




3月21日下午,吴女士的丈夫爬上楼顶挥舞五星红旗
  


“史上最牛钉子户”面临搬迁最后时限。吴苹露出她的法宝_一本宪法
———————————————————————-

转自天涯社区     

贴图专区』 [新闻]史上最牛钉子户(真相)(转载)
  作者:小菜01 提交日期:2007-3-21 20:37:00  
如果我是刁民,那他们就是刁官
  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最牛的拆迁房”将很快消失——昨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举行听证后,裁定支持房管局关于搬迁的裁决,并发出限期履行通知,要求被拆迁人在本月22日前拆除该房屋。“重庆法院判‘史上最牛钉子户’3日内搬迁”一文成为今日网友焦点关注的话题之一,本网第一时间连线新闻当事人、“钉子户”的女主人吴蘋,以下是电话实录:
  
  面对通知:我没有申诉的权力
  
  主持人:我们在网上看到了重庆法院对您的裁决,您能不能简单把这个事情说一下。
  
  吴蘋:在拆迁户中,我是在私有房产当中最大的一家,而且基本上可以说是唯一的两证齐全,就是产权证和国土证,上面都注明了是营业房,我这个当时刚修好,他们就说要拆迁,所以给我们造成很大的损失。按照我产权证上面的面积,我产权证上面注明是219平米,就是按照这个用途还给我。
  
  开发商在06年的9月14号那一天,向我送达了专门针对我一家的安置意见书,同意在我的拆迁项目范围内还给我,但是还给我要具体约定,就像住房一样,要有很多条款,但是他没有这个条件。因为在我的要求下,在07年的3月2号,就向我出示了一份书面的特别说明,说明我们的协议一直无法盖章和签字,就是南隆公司拆迁人之一,所以这个问题应该是很明确的,责任也是分的很清。我按照他的安置意见,也是按照他的意思委曲求全,一直跟他商量,结果他一直拖,一直没有给我合法的拆迁许可证,也一直盖不了章。
  
  主持人:你的这些情况,可能我们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我想知道是法院给你们发的通知?
  
  吴蘋:昨天给我们发的通知。
  
  主持人:在下发通知之前,你们没有达成和解,你觉得主要矛盾是在哪里呢?
  
  吴蘋:开发商给我出具了书面的特别说明。
  
  主持人:不是按照你的要求?
  
  吴蘋:不是我的要求,是规定的要求,就像你买房子,开发商不给你盖公章,你说有效吗。就是拆迁人之一不能盖章和签字。
  我可以给你念一个全文
  
  说明:被拆迁人
  
  拆迁人之一,法人代表***,长期不在重庆,因此一直无法在安置协议上盖章和签字,以上情况属实,特别说明。
  
  同时又盖上了另外两个公司的公章。
  
  主持人:就是安置协议不能盖公章。
  
  吴蘋:对。昨天的听证会是我申请的听证,在我跟开发商协商的同时,他们和房管局搞了一个裁决,我不知道。另外又向九龙坡法院申请了强拆,我也不知道这个。因为我们一直在协商,在找他们老板盖章、签字。因此我就申请了听证,在昨天听证会上,我当着数百人的面,出示了对方盖了公章的有理有力的证据,但是法院做形式;一个多小时,马上就宣布休庭,而且又向我下发了通知,这个通知都是前几天打印好的,这个听证完全就是走一个形式,之后直接给我下发了通知,而不是裁定,因为裁定我还有申诉权,而通知就没有,而且只给了三天。
  
  面对传言:我要的是房屋,从来没要过钱
  
  主持人:我看报道上提到,你们曾经有补偿而已的传言。就是开发商要给你两千万,外加一套房子。
  
  吴蘋:谁说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矛盾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四百万和二百万的问题,是不是在价格上有问题?
  
  吴蘋:不是这样的,我有证据的,都是书面的,按照条例管理规定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货币,一个是实物就是房屋,当时我们的补偿非常非常低,我们门面的主人基本上选择的都是还房。而开发商不愿意,就是把很偏僻的地方,比如四楼五楼的尾房来给我们。
  
  主持人:现金呢?
  
  吴蘋:现金我们没有选择,我们就没有谈了。如果我们选择货币的话,我们就可以谈,而我们选择的是还房。
  
  主持人:网上所说的,你们要价四百万,他们给二百万,就是不属实?
  
  吴蘋: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是他们制造一个点,给我扣上一个帽子,这是我们的主业,我们家里决定的,人民币价格就是那么回事,而且钱没有什么意思直到昨天我还一再说明,再多的钱我都不要,我要还房,这是我们的选择。我一再跟他们说,希望他们按照法规规定,尊重被拆迁人的选择,是他自己非要我们选择货币,可是我们没有选择货币,随便多少钱与我无关。就是安置协议上,地点已经确定了,就是按照他们的意思,但是不能盖章,因为是安置协议,是还房,假如没有盖章,协议是无效的,等房子修好以后,我找谁还呢?所以说他们明显的是侵犯法规。不然到时候的我们合法权益全部得不到保障,因为没有盖章和签字。
  
  主持人:你们现在还在协商吗?
  
  吴蘋:没有协调的余地了,因为他们是依照99年的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写的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公众的利益,不执行的话要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那开发商赚取暴利那个公共利益、国家利益吗,所以这个情况不符合。
  
  主持人:这个执行了以后你能得到一些补偿吗?
  
  吴蘋:截止目前我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也没有得到安置。按照有关规定起码要给我们过渡房,而且你们看了图片没有,人根本就上不去的,完全就是官商结合起来,没有办法,九龙坡完全都是区委区政府来管。我昨天在听证会上引用的几条法规,都是明确的,按照规定,城市拆迁不能强制执行拆迁。
  
  我是地区拆迁负责人代表,要为弱势群体说法
  
  主持人:周围的用户,你们的邻居都已经搬走了,有些网友就说,可能是你们故意在找麻烦,以期获得更高的赔偿。
  
  吴蘋:不是,我理解那些网友,他们不可能知道真相。我们之前搬迁走的,也是在06年的10月份,但他们都很小,最多也就是30平方左右,而且还是共有的。我非常感谢网友关注这个事,但是他们没有能力知道这个真相。我当时还觉得可以吧,最后就最后吧,我说你们一定要把这个门面留起来,他们说没问题。
  
  主持人:像你们这样的面积有多少户?
  
  吴蘋:我是最大的,他们最大的才2、30平米,而且他们都是几个户头,只有我们这个最特别,是一个人的名字。国家政策是依靠面积,我们也知道这个道理,我是要求按照产权面积有多大补多大,一楼还一楼,二楼还二楼,还让我怎么讲道理呢,我都不知道了。
  
  主持人:我看您对有关法律和条例都很熟悉。
  
  吴蘋:对。可能是我当了地区拆迁负责人的代表,为弱势群体说法,我让开发商同情一下他们,他们这么可怜,几代人住这么狭窄的房子,让他们网开一面,但你如果不懂法律,也不可以乱说。所以我搜集了很多,我在听证会都是引用的法律法规,而且是正在执行当中。
   主持人:没有请律师或者是一些人来帮你吗?
  
  吴蘋:律师的初衷、目的很简单,也巴不得我去打官司,你知道老百姓打官司的难处吗,最短的也得三五年,长的要很多年。我觉得只要开发商依法拆迁,有关部门依法行政,就应该没有矛盾。现在要求构建和谐社会,只要稍稍不太过分,我认为也不存在什么,因为老百姓可能以息事宁人、委曲求全达到一个环境。我自己扪心自问,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结果。
  
  如果说我是刁民,我就说他们是刁官
  
  主持人:有网友说你是刁民,你怎么评价他们的评价?
  
  吴蘋:他们说我是刁民,我就说他们是刁官。只有日本鬼子在中国才说刁民和良民。不能侵犯人家的财产,如果是这样的话,物权法还干什么呢?
  
  主持人:我也是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传的比较多,说你有黑社会背景?
  
  吴蘋:语言传播成这样很正常的,因为有些人可能因为自己的心态,或者是自己也遇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或者是满腹牢骚,自己也发挥一下自己的性格。这个很正常。如果我是这个背景的话,会把房子挖成那样的吗,会断我的水电吗。我是坚持真理只有一个,另外我坚持公道自然在,我坚持仗义执言的人还是有的,我坚持法律是公正的,只是说执行起来走样而已。所以我期盼有那么一天,法律能还我公道,还事实一个真相,我们承受了一般人是不能承受的十多年的经济损失,这么长时间的经济折磨,还有开发商的恶意拆迁,我们真的很难。
  
  他们不让媒体采访我我希望媒体多关注
  
  主持人: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吴蘋:下一步通过媒体的呼吁,因为有一些媒体也跟我联系了,他们也感觉很无奈,不允许他们录音、拍照,也不得入场,我说凭什么了,我说邀请人家过来怎么了,其实也不是我邀请过来的,他们也是千里迢迢过来的,而且也是关注法制社会的事,关注我们的事。
  
  主持人:房管局说现在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争论的,报纸上的新闻已经公布得很清楚了。
  
  吴蘋:是哪个报纸?
  
  主持人:是当地的重庆时报等。
  
  吴蘋:当地的报纸肯定是这样登。
  
  主持人:而且他们是自由采访的。
  
  吴蘋:不是,昨天不让他们跟我说话,而且把他们拉到房管局的办公室,跟他们说了话,就是房管局的刘科长。听证会一结束,刘科长和开发商就在法庭外等着,然后把这些记者都拉上车了。
  
  主持人:没有让你接受采访?
  
  吴蘋:没有,他们有很多法警,包括男的女的,就是我一个人坐一边,开发商和房管局坐在一边,反正那边有很多人。还有审判长三个人,一个合议庭,对面坐了很多旁听的记者、群众,不允许他们开机录像,也不允许电话开通,更不允许录音,也没有让他们跟我说话。
  
  主持人:法庭上可能有制度。出了法庭之后,也没让你跟记者接触?
  
  吴蘋:没有。我就是看到一个大车子,大概可以坐20人左右,把记者都拉走了。
  
  主持人:给你的一些文件都没有盖章。
  
  吴蘋:对,他们就只给我几分钟,我就很快地翻,庭长问我了,我说都是伪造的,他们就是搞这样一个形式。他们给我下的通知,可能是头几天就打印好了。
  
  主持人:这个事情出来这么久了,之前有没有报社报道?
  
  吴蘋:重庆每个媒体内部都有通知规定,一律不许登,不相信你可以问重庆那些媒体、记者。
  主持人:你想到过现在房子搞成这样吗?
  
  吴蘋:我哪里想得到。我说你依法的话,我争取第一个走,因为我为生活奔波,上有老,下有小。我在拆迁的第一天,就把所有的产权证原件都拿过去了,他们不光是看你的证件,还要向房管局、国土局调档,什么都是按照他们来的。一开始开发商就巴不得拿他们那么一点点可怜的钱,而且又很低廉。重庆的房地产价格大约也是四千左右,而且我那个是营业门面,商业铺面,二楼才给三千多,这样我肯定不能接受,就选择还房,很简单,你按房子还给我就行了嘛。你是开发商,而且是几家合伙的,都是那些人,乱七八糟的凑合起来的股份,利用要赚大钱,你还给我不就行了吗,他说太小不还,我说我这个两百多平米的,你不还吗?
  
  原地安置开发商让我补他二百万
  
  主持人:开发商就是不愿意原地安置?
  
  吴蘋:他们不愿意还,就是想给一些钱。我这个评估价下来才两百多万,我肯定接受不了,而且我选择还房,还要补他二百多万。
  
  主持人:还要倒给他二百多万?
  
  吴蘋:对,按照这个价格补他,你说能不能接受呢?我真是冤枉,比窦娥还冤。你有兴趣就到重庆吧,我给你提供证据。他这个就是非常低廉的价格,强买强卖。房管局最后也不得不承认我的要求是合法的,我说重庆市有规定的,我有权利选择还房的,应该尊重我们被拆迁人的选择。后来他们不愿意。没有办法,一直拖到06年,说在原地还我,还要我补二百多万,我说凭什么呢,你给我那么低,还要我补那么多。所以这个问题就一直僵持下去。后来他也没有办法了,我就以法规跟他说话,他说就不依法,你怎么样。到06年9月份,我说你跟我协商要正式委托,不要总是找退休的,因为他们来的人就说,我是临时工的,说的话不算。我说你可以一个委托书,哪怕是委托擦皮鞋的都行。到06年的时候有了一个委托书,是一个叫王伟的,跟我进行了协商;我就按照我的合理要求,安全我产权证上面的面积还给我,那些没有证的就算了,反正产权证上面是多少就还我多少,上面是219,就还219。你同意以后我们就要签正式的协议,因为你是还房。他后来又告诉我这个不能盖章。说拆迁人之一找不到,长期不在重庆。这样协议就有效吗?怎么可能?结果就因为这个事,你说这算我的责任吗?结果他们还让法院来威胁我。我说你赶紧去找拆迁人,一定要盖章的,否则到时候我找谁去啊?因为你们这个项目可以随时转换,一个工地要转很多包工头,也会转很多法人,如果没有公章我找谁去啊?
  
  主持人:当年你拿着产权证去房管局准备办理拆迁手续的时候,你不是说第一个拿过去的吗?还记得日期吗?
  
  吴蘋:2004年8月31号。一直拖到现在,没有给我一平米的安置过渡房,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补偿。
  
  我是开酒楼的,人家叫我阿庆嫂
  
  主持人:网上说你家里是做生意的,而且很厉害。
  
  吴蘋:这个房子是我们自己的,我们80年代初就做生意。
  
  主持人:什么生意?
  
  吴蘋:开酒楼、饭店。因为我们那条街是酒楼一条街,我很会处事,人很好,人家叫我阿庆嫂。我对人很和气,我知道和气生财这个道理,这个没有错吧。
  
  主持人:现在这个生意还做吗?
  
  吴蘋:没有做了,就是因为这个事,烦得做不了,给你的身心造成疲惫,精神上受到严重的损害,哪儿还有心情做生意。两个老人这两年气死了,当年这是他们的房产。
  
  主持人:是公公婆婆赠送给你们的?
  
  吴蘋:对。
  
  主持人:你先生为这个事情操心吗?
  
  吴蘋:能不操心吗。本来我爱人是口碑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人,我还安慰他,我们双方夫妻还要互相的安慰。我们说不要紧,只要我们是对的,就一天天这样过着。我们都不知道过了几个春夏秋冬了。而他们还是那么一派胡言。可以这样说吧,因为房子对我的影响很大,比如说你到其他地方工作,他三天两头地又通知你有什么事,如果你在家的话,他又不诚信诚意地跟你协商,因为他没有具备这个条件,他就是这样拖,完全就是想拖垮你、拖死你这个意思。
  
  主持人:网上支持你的占多数,但也有一些人有不同意见。
  
  吴蘋:肯定是开发商恶意操作的,他们请了很多枪手,他们自己跟我说,他们请的小弟都跟我说,你要坚持,你要理解我们,我们是各为其主,没有办法,他们小弟对我特别好。
  主持人:这些小弟是什么人?
  
  吴蘋:就是他们公司的员工。他们公司性质特别复杂,一半国有,一半私营,阴阳各半。
  
  主持人:这些开发商手下的员工说内情是想拖垮你?
  
  吴蘋:下面那些处长、科长都说,就这样拖死你,太不公平了,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人做的事。
  
  主持人:就是告诉了你实情,拖死你。
  
  吴蘋:对,一般人是不行的,就是靠我的这个意志、信念。我们拆迁的人,有几个人都死掉了,有的就是气死了,有的是有病。
  
  主持人:一共是多少户要拆迁?
  
  吴蘋:他们说是218户,我觉得不止,到底多少我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是以产权证来说明,而不是以户头来说,户头大概是一千多户,我这个证是八个户头。但我们讲道理,我们知道政策是以产权面积来说的,不以你的户头来说。是以一个证一个户来说,就是218户,而登记户头的大概是一千多户。他们有的也就是十多个平方,按照国家来说也就是给你35平米。
  
  主持人:涉及到这么多人,其他人跟你也一样吗,就是不愿意拆迁?
  
  吴蘋:到去年年底才完成,后来那边那条街又出现了一些事,像什么放火、偷盗,都是他们干的。
  
  主持人:那是条什么街?
  
  吴蘋:鹤兴路,就是我们步行街的中心,轻轨站的下边。
  
  主持人:您的年龄有多大了?
  
  吴蘋:40岁左右。
  
  主持人:现在不做生意了,就专门为这个事情吗?
  
  吴蘋:还有心情做生意吗?假如换作你,你觉得还可以做生意吗,每天都是茶饭不思的。昨天在听证会上,我说你要赢得光明磊落,输得心服口服吧,可根本就不是这样一回事。

史上最牛的钉子户》上有0条评论

  1. 吉祥

    大家好.我是武汉复兴五村的居民,今年我们的住地就是政府以旧城改造之名对我们实行拆迁的,可是在评估以及土地出让的过程中我们自始至中都没见到评估和拆迁人,全是村里负责人在操作,我们的知情权都没有,现在村里还以权力叫来各个单位的领导把在这里住的人员工作做通,不要阻止政府拆迁以权力大于法来压制,给与我们住户最低的补偿价格叫我们搬拆,你说我们改怎么办,每家价钱差额大,一个连体房有的2000/平方.有的1600/平方,更有个别3000多/平方.我家最低.别人说是关系,我有必要找关系吗//?谁有关系吗???希望大家在百忙之中给我指导,谢谢, 我的qq23580227. 邮箱也可23580227@qq.COM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